打开
关闭
当前地位:5200小说网 > 黎明之剑

第六百四十三章 国王的代价

黎明之剑 | 作者:远瞳 | 更新时间:2019-08-28 08:11:5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浏览: 牧神记万古天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明朝败家子修真聊天群校花的贴身高手万古最强部落绝世战魂元尊剑来
  当塞西尔人的装甲狮鹫从天空掠过时,尤瑞尔伯爵尚有闲情逸致观赏乌鸦台地的风景——这座曾经设有数座哨塔和一个小型堡垒的高地是圣苏尼尔的卫戍据点之一,但此刻已经被战火所毁,零落的残垣断壁间只能看到守军匆促撤退之后留下的旗帜设备以及晶簇伟人四分五裂的尸体,崭新的旗帜此刻正飘扬在这些残破的废墟之间,带着一种奥妙的对照之美。

  清凉的风吹了过来,风中有一些战场上的怪味,尤瑞尔伯爵深深吸了一口吻,笑着说道:“之前几天真是艰巨——但好在那艰巨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我们没遇上什么抵抗,这处所只有几个重伤垂逝世的怪物而已,”一位子爵在旁边说道,“这些成果恐怕不太够吧?”

  “没关系,我们可以把这些现成的残骸收拢收拢,”尤瑞尔伯爵随口说道,“我们的国王接下来应当会很忙,想必不会有时间分辨这些小事。”

  “我们的新国王啊……”旁边的子爵轻笑着说道,然后好奇地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奇怪,那几只狮鹫怎么一直在这附近徘徊?”

  “那应当是塞西尔人的狮鹫,”尤瑞尔伯爵抬头看向天空,“他们是来和我们打招呼的么?”

  装甲狮鹫又在乌鸦台地上空回旋了一会,随后突然一抖翅膀,斜斜地向着远方飞去。

  尤瑞尔伯爵眯起眼睛,片刻之后,一种不安终于从他心底浮现出来。

  他想到了被国王处逝世的路克雷伯爵。

  “这是个陷阱——”

  尤瑞尔伯爵惊声怒吼,然而一种尖锐的啸叫声已经从远方传来……

  乌鸦台地笼罩在一片天崩地裂般的爆炸中,闪光不断,云雾腾空而起。

  威尔士站在圣苏尼尔的城墙上,安静地看着这一切,良久才轻声说道:“他真果断。”

  而除他之外的人,那些站在城墙上,知道乌鸦台地上有什么的人,那些支撑国王的贵族子弟,守城的将士,还有其他因为种种原因被威尔士留下来的人,他们全都带着震惊和胆怯凝视着远方那可怕的一幕。

  人群惊呼起来,城墙上一片混乱,有人飞奔向国王的方向,想要恳求进一步的命令,威尔士却扬起手中长剑,加持着魔力的声音响彻城墙:“安静——内廷贵族,留守卫队,随我出城,去迎接塞西尔公爵。”

  “陛下!”一名内廷贵族惊呼出声,“绝对不可!他们刚刚轰击了乌鸦台地,他们刚刚杀逝世了……”

  “他们知道乌鸦台地上有贵族骑士团么?”威尔士安静地问道,“他们知道我在白银堡里下的命令么?”

  “陛下,这……”

  “这或许是个可怕的误会,因此更需要当面澄清,”威尔士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不管怎么说,塞西尔人拯救了王都,扫清了平原上的怪物。他们的军团就在城外,我们必须去见。”

  国王的最后一句话侧面点醒了在场的所有人,那些陷入惊愕胆怯中的内廷贵族意识到了真正的主动权到底在谁手里——而那些更聪慧的,则突然从威尔士反常的态度中隐隐察觉了些许事实,嗅到了一个可怕的、产生在阳光下的血腥本相,在短暂的茫然之后,他们创造自己没有更多选择。

  不管产生在乌鸦台地上的炮击背后到底本相如何,他们现在都必须按照国王的命令出城迎接塞西尔军团了。

  ……

  “会见的地点在磨坊镇,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维多利亚结束了和柏德文公爵的魔法传讯,转头看向高文说道,“威尔士和内廷贵族们已经出发了。”

  高文点点头:“我们也出发。”

  他这安静的态度甚至让维多利亚都感到了一种难言的胆怯,后者忍不住说道:“您不担心那是个陷阱么?”

  “担心,所以我会带一个坦克营去——但我感到多半用不上。威尔士是个聪慧人,柏德文?法兰克林更是如此。”

  维多利亚错愕了一下,随后视线扫过了站在不远处的暗鸦。

  这场产生在阳光下的可怕事件,便是依附这位皇家影卫传递的一纸信函完成的,起初维多利亚曾想过,为什么柏德文没有直接通过魔法传讯接洽自己,毕竟自己已经到了圣苏尼尔地区,到了魔法传讯能够联络的领域,但很快她便想明确了——那位西境守护很懂得她,柏德文知道,她断然不会批准这个英勇而极端的“诡计”,提前接洽只能让她出手禁止这一切的产生。

  执掌安苏商业的柏德文公爵,行事准则或许也如一个商人吧……正确打算了对这个国家而言最大的利益,然后为了实现它无所不用其极……这一点,始终困于安苏迂腐的贵族藩篱中的维多利亚大概是永远无法模仿的。

  高文已经迈步向着指挥所外走去,维多利亚也很快重整精力,迈步跟了上去,但在上车之前,这位北境女公爵突然创造现场少了个人:“那位琥珀小姐去哪了?”

  高文走向停在营地内的魔导车,随口说道:“她去调查一些东西。”

  营地深处,一座被士兵周到把守的营房内,一台魔网终端机正嗡嗡运行着,与终端机相连的打印装置正不断吐出一张又一张的白纸,纸张上印着大批文字,以及一幅幅黑白的画面和过细的手绘徽记。

  琥珀坐在魔网终端机旁,一边翻动着打印出来的纸张一边浮现出古怪的笑意——那笑意中带着三分满意和七分嘲讽。

  “还真多啊……也真亏那个威尔士能在被这么一群人拖后腿的情况下把城守到今天……”

  ……

  塞西尔军团分出了一支卫队,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前往圣苏尼尔城外的磨坊镇废墟,而在他们抵达之前,威尔士已经抵达此地。

  这座几乎仅剩下残垣断壁的废墟已经没有任何占领和修缮的必要,晶簇伟人的军团踏平了它,拆毁了它几乎所有的建筑和围墙,看上去似乎唯有彻底推平重建才是处理它最好的手段。

  被派到这里的王室骑士团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打扫掉了废墟附近游荡的零碎怪物,然后把安苏旗帜插在了一片残砖碎瓦上。

  当乌鸦台地的方向传来隆隆炮响的时候,骑士团便沉默地驻扎在这里,他们已经接到命令,不论产生何事都不可擅离此地,而如果乌鸦台地无事产生……

  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里截杀返回的贵族。

  安苏的旗帜飘扬在化为废墟的小镇边上,破碎的砖瓦和坍塌的围墙在阳光下泛着悲凉的气味,一支沉默的骑士团守卫着这片破砖烂瓦,威尔士?摩恩带领着效忠于自己的、存活下来的贵族和士兵们站在镇外,凝视着那些狰狞怪异的钢铁战斗机器驶进了这片开阔地。

  在看到那些转动的履带、浮动着护盾光辉的钢铁装甲、在阳光下闪耀寒光的轨道炮口时,威尔士可以明显地感到到周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并听到了好几声喉头鼓动的声音。

  事实上就连他自己,在看到那些战车的时候也难免情绪震动。

  被战车护卫在中间的那辆魔导车打开了车门,高文从里面走了出来,紧接着涌现的,还有身穿一袭白色长裙,面容冷淡疏离的北境女公爵维多利亚。

  威尔士身旁的贵族和骑士们略略骚动起来,但没有人产生更大的动静,维多利亚则只是静静地站在高文侧后方,即便她很明确,在高文炮击乌鸦台地之后自己还站在对方身边意味着什么。

  她是在用这种方法兑现自己当初对高文的承诺。

  现场的气氛奥妙而紧张,一种难言的为难沉默笼罩着所有人,高文当然能感到这股特别的气氛,但他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坦然走向眼前的安苏新王:“我们总算平安见面了,国王陛下——但这里的气氛似乎不是很好?”

  “因为我们可能需要澄清一个可怕的误会,”威尔士迎着高文的视线,并在对方开口之前,在旁边有别的贵族开口之前抢先说道,“我们需要谈谈,塞西尔公爵。”

  高文凝视威尔士片刻,点了点头:“当然。”

  小镇已经被摧毁,但要找到一个能够给国王和公爵商谈事务的房间并不艰苦,一座坚固的小教堂是这里唯一一座还没有坍塌的建筑物,在简略的清算之后,小教堂变成了两人交谈的场合。

  除了高文和威尔士两人之外,所有人都被挡在了教堂外面,包含追随国王而来的贵族与护卫们,也包含塞西尔军团的指挥官以及跟着高文一同过来的维多利亚。

  伤痕累累的教堂木门吱嘎合拢,一道阳光透过决裂的彩色水晶窗照进了教堂内,在崩塌破碎的神像和布道台前,高文与威尔士相对而立。

  高文看了看周围环境:“没有想到我们第一次认真交谈会是在这种处所。”

  “这里比白银堡干净一些,”威尔士笑着说道,“至少这里没有那么多双眼睛看着。”

  “但外面的眼睛可不少,”高文说道,“我很好奇,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您呢?您有考虑过假如这是一个陷阱,假如我只是想置您于不义地步而蛊惑您炮轰乌鸦台地,假如我只是想以此打扫异己,守住王位的话,您考虑过在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么?”

  “没什么可考虑的,”高文凝视着威尔士,“因为刀枪出政权。”

  威尔士略有些愕然地看了高文一会,他怔了两秒钟,然后突然间大笑起来。

  这位新国王在放弃的小教堂中放声大笑,笑的毫无贵族风采,毫无遮蔽拘束,甚至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他前半辈子都从未开怀地大笑一次,全都积攒到今天一起笑了出来似的,直到几分钟后,这笑声才渐渐止息下来,他慢慢直起腰,用力深吸了一口吻,脸上仍然残留着笑容:“对啊,对啊……您果然是这样的人……”

  “我们那一代,都是这样的人,”高文不自觉带入了高文?塞西尔的记忆,感叹着说道,“那么你呢,你又有什么决定。”

  “您知道么,在过去的将近一年里,圣灵平原和北境、西地步区一直在推行各种各样的改革,我们尝试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威尔士已经安静下来,慢慢说道,“新式的工厂,城镇管理,新的部队操典,甚至是新式学校,新的自由民制度……这一切都在寻衅旧的秩序,但维多利亚和柏德文两位公爵却尽了最大的努力来推行它们,因为我们都信任,这些事物可以让安苏重新壮大……”

  一阵隐隐约约的吵杂声从教堂外传来,听上去还很远,但好像越来越近。

  威尔士转头看了教堂紧闭的大门一眼,回过火持续说道:“但最后,几乎所有的改革都失败了……工厂变成了聚敛土地的新手段,部队操典几乎没有成效,新制度得不到推广,学校……学校压根就没建起来。唯一的变更是王都贵族分成了针锋相对的改革派和保守派,争吵不断,内耗不断……

  “但是您知道么,这并不是安苏唯一一次为变更而努力。

  “在您回生之前,早在十几年间,甚至几十年间,我们就努力了很多次——当然,那时候我远离白银堡,严格来讲,是我的父王和几位护国公爵努力了很多次。

  “塞拉斯?罗伦公爵带来过参考自提丰的改制方案。

  “我的父王曾考虑过建立议会。

  “前任北境公爵推行过《王国宪法》。

  “柏德文大公推行过新的商业政策。

  “全部失败了。”

  教堂外的吵杂声变得愈创造显,但这并未能影响高文和威尔士的交谈,高文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其中一部分。”

  “我离开了白银堡,但我关注着这一切,”威尔士持续说道,“从很早以前我就一直在思考,思考到底是什么阻碍了王国向着更好的方向转变——是我们没有足够的智慧之人么?但提丰施行新政之前,他们的学者和顾问并不比安苏多;是我们缺乏开明的贵族?但国王和每一个护国公爵都是改革派,贵族系统中支撑改革的人也一直存在;我们缺钱?缺粮?缺时间?但事实上,安苏起步时和提丰开端改革时并没有相差太多。

  “那我们毕竟缺了什么?

  “在和提丰进行比对的过程中,我隐隐约约找到了一些要害,而在南境崛起之后,在我们效仿您的新秩序进行了更加激烈的改革,遇上了更加激烈的反弹和抵触之后,我想我搞明确了……

  “问题出在以国王为首,以分封领主制度为骨架,以土地和农奴为血肉的全部安苏系统上。

  “我不认同埃德蒙和罗伦公爵的做法,但现在我不得不说……他们帮了我一个忙。

  “塞西尔公爵,您知道如果想让变更从上而下地进行,最艰苦的部分是什么吗?”

  威尔士面带微笑,静静地凝视着高文。

  但在高文开口之前,他已经自己说出了答案。

  “那就是颠覆自己。”

  威尔士大踏步地走向教堂大门,在外面的吵杂声已经演变成一片怒吼和呼喊的时候,他将大门一把推开。
黎明之剑最新章节http://huangtongguan.net/limingzhij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九霄仙冢无敌唤灵王牌校园修仙小世界其乐无穷纵横诸天的武者灵气逼人九星毒奶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隐
快三网上开户 快三玩法规则 快三 快三网址 快三网站 快三平台 快三官方网站 快三注册开户 快三官方版下载 快三快三主页登入